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,请推荐给你的朋友,哥哥去最新地址发布站『www.trwvcau.pw』请大家收藏好,以免丢失本站!
搜索:

家庭乱伦-【乱欲,利娴庄】(43)



               第四十三章
  乔元以前总觉得母亲王希蓉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,但自从见过胡媚娴后,他
的看法发生了变化,他认为胡媚娴和他母亲一样美丽,而且比他母亲更有气质,
此时,乔元有一股冲动,很想抱抱身边的胡媚娴,他闻到了胡媚娴喷出的如兰气
息。
  胡媚娴成熟敏锐,似乎能感受到乔元内心的冲动,她理解男人,明白一个正
值青春期高峰的少年有多么强的性慾,她甚至直觉乔元已勃起,就在不久前,胡
媚娴还窥视过乔元和两个女儿纵慾,那根粗黑的大水管浮现眼前,胡媚娴不禁芳
心乱颤,她期待丈夫和儿媳能尽快结束偷情。
  乔元在胡思乱想,他极力克制色心,克制得很辛苦,他和胡媚娴一样,内心
都在煎熬。
  这时,偷情的两人同时登上了愉悦最高峰,一起呻吟,双双喷射,意外的是,
胡媚娴也有了高潮,蹲着的姿势恰好夹紧双腿,挤压的阴道产生了摩擦力,很小
的摩擦力也能引燃熊熊慾火,胡媚娴痛苦地咬着手指,目光迷离。
  一直注视胡媚娴的乔元以为胡媚娴蹲累了才是这副表情。
  偷情的两人走了,乔元耳尖,听出两人已走远,才对胡媚娴说:「胡阿姨,
他们走了,你坐下来吧,你的脚一定很累。」
  胡媚娴微微颔首,大肥臀颓然落坐在石阶上,呼吸深沉,她的听觉同样灵敏,
所以放心说话:「阿元,你也坐。」
  处身之地狭窄,乔元不好坐,他目光闪烁,盯着胡媚娴鼓鼓的大胸脯,关切
道:「我不累,这样吧,我扶胡阿姨到外边去,外边有椅子,坐草地也比坐在这
舒服。」
  确实,后花园有长椅,短椅,有柔柔的草地。
  乔元心有旁骛,慾火焚身。
  胡媚娴也不愿坐在地上,她只是刚才来了高潮,腿有点软,听乔元这么说,
便大方伸手给乔元,示意乔元拉她起身,乔元稍一用力,就把胡媚娴拽起,随手
打开铁门走了出去,手臂搀扶着胡媚娴的腴腰。
  经夜风吹拂,胡媚娴清醒了许多,她千叮嘱,万叮嘱乔元不要把刚才的事声
张出去,乔元自然应允,胡媚娴很歉疚:「利叔叔这样做,很对不起你妈妈,你
别生气,阿姨会好好报答你,阿元,我要给你买车,买衣服,你想要什么,阿姨
都给你。」
  最后一句,乔元会错意了,他突然抱住胡媚娴,呼着粗气:「我不生气,我
什么都不要,我要胡阿姨。」
  乔元本来处于极度性亢奋之中,一直拚命压制体内的强烈慾火,搀扶胡媚娴
时,他的手臂触到了胡媚娴的大肥臀,胡媚娴只穿着纱衣,在明亮的路灯照射下,
她纱衣裡的大肥臀被视力极好的乔元看在眼裡,甚至看见大肥臀穿的三角内裤,
胡媚娴又温言软语,乔元一时胆肥,冲动地抱住了胡媚娴,说时迟那时快,胡媚
娴猝不及防,惊慌推搡之下向后倒去,连带着乔元一起跌倒在草地上。
  「啊。」
  胡媚娴一声惊呼,声音不大,却奋力挣扎,她严厉斥责乔元:「阿元,你干
什么,你快停手。」
  乔元已失去了理智,并不强壮的身体拚命地压制胡媚娴:「胡阿姨,你好漂
亮,胡阿姨,我……」
  胡媚娴愠怒:「阿元你不要这样,你冷静点,阿姨生气了。」
  「胡阿姨。」
  乔元抓住了胡媚娴的双手,下身疯狂顶压她的双腿间,好多次都顶中了胡媚
娴的阴户,刚经历高潮的胡媚娴异常敏感,被这么顶撞,顿时浑身剧颤:「阿元
你干什么呀,利叔叔对不起你妈妈,不是胡阿姨对不起你妈妈,喔,你别顶了。」
  乔元哪裡听得进,他把头埋进了胡媚娴的大胸脯,一边用嘴蹭着两隻巨乳,
一边继续顶:「胡阿姨,我受不了了,我要,我要,我喜欢胡阿姨,真的喜欢。」
  胡媚娴初始还能用力推挡敲打乔元,不料下体给乔元顶了几下,她如遭电击,
快感澎湃,禁不住浑身酥软,只能焦急警告:「我是你阿姨,是利叔叔的老婆,
喔,阿元,你别顶,放开我……」
  乔元不但没停止,还更加用力顶,他鼓鼓的裤裆如锤子般碾磨顶压胡媚娴的
阴部,胡媚娴阵阵酥麻,酥麻越来越强烈,反抗放缓,张着小嘴,哼唧哼唧的,
她心急如焚,情知这样下去会被乔元强暴,无奈力气不济,只能死死拽住乔元的
衣服自保,乔元几次想直起身子脱裤都没能成功,两人激烈纠缠中,强烈的快感
奔袭而至,胡媚娴竟然又有了一次高潮,她眼冒金星,双手一鬆,呜唔地喊了。
  乔顿时浑身自如,他马上站起脱裤,露出庞然大物。
  胡媚娴大骇,眼见乔元双膝跪下,就要行不轨,得到高潮的胡媚娴情急之下
滋生力量,闪电出手,「啪」的一声,给了乔元一记耳光。
  乔元一愣,脸颊生疼,立马恢复了理智,他弹身而起,迅速穿回裤子,旋即
再次下跪,跪在胡媚娴身边,哭嚥着:「胡阿姨,对不起,对不起,我错了,我
不知自己干什么,你打我,你打我吧,原谅我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」
  胡媚娴坐了起来,犹自喘息,她不想太责怪乔元,一来自己的丈夫错在先,
二来刚才情况特殊,是淫荡的场面刺激了乔元,关键是,乔元已是利家的准女婿,
情面上要过得去。
  看着乔元跪着不停认错,胡媚娴打心眼原谅了乔元,她见乔元被打了耳光之
后及时悬崖勒马,诚恳悔过,没有继续鲁莽施暴,是可造可控之才。
  胡媚娴暗暗心喜,如今家大业大,利家需要有能力又能管控的帮手,乔元有
能力,如果受控于己,那这个女婿就完美了。
  胡媚娴突然有把识玉之术传授给乔元的想法,三个女儿都不愿学,利灿也没
打算做这行,得让这门绝技传承下去。
  「好了,别跪了,跟我来。」
  胡媚娴站了起来,整了整身上的纱衣,扭着大肥臀走向地下室。
  乔元哪敢说话,背嵴上的冷汗冒着,他紧紧跟随胡媚娴走入地下室,胡媚娴
打开了那间藏玉的密室,走了进去,密室灯光骤亮。
  乔元好奇,心想这是什么地方,入眼都是木格子,如商店的货架,上面摆放
着一块块绿莹莹的石头,乔元再笨也看出这些石头全都是玉石。
  「知道这裡面是什么吗。」
  胡媚娴笑吟吟问。
  「玉石。」
  乔元回答。
  「对,全是绿玉。」
  胡媚娴捡起了其中一块两手掌大的绿玉,小手轻搓,那绿玉油然发亮,细腻
温润,灯光照射下,彷彿水头滚动,赫然是一块上等极品玉石。
  乔元兴奋道:「我也有一块,蒋先生送我的,听利叔叔说,是利叔叔以前送
给蒋先生的,利叔叔说值几千万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」
  「兆麟不会乱说。」
  胡媚娴得意一指:「你的那块值几千万,那你猜猜,我这裡应该值多少。」
  乔元勐摇头:「我猜不出,胡阿姨你好有钱,这裡的玉石这么多,够花一辈
子了。」
  说话这会,乔元居然目不斜视,不敢再对胡媚娴有不敬。
  胡媚娴看在眼裡,心裡讚许,娇嗔道:「三辈子都花不完。」
  乔元顾不上内心惊骇,好奇问:「胡阿姨,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些。」
  胡媚娴严肃道:「过段时间,我要带你去外地见见世面,做利家的女婿,将
来要有所担当,你读书少,应该行万里路,多长见识。」
  接着,胡媚娴简单说了要去缅甸鉴别玉石的事,乔元这趟陪着去除了长见识
外,还要保护胡媚娴云云。
  听得乔元热血沸腾,长这么大,他还没离开过家乡,外边的世界对年轻人总
是有强烈吸引力的,何况是陪着绝美丈母娘,乔元哪有不答应,点头如鸡啄米:
「我听胡阿姨的,我一定保护好胡阿姨,我鹰爪功厉害着呢,不过,妈妈同意了
还不行,还得要龙申同意。」
  胡媚娴眉飞色舞:「收拾了龙申,我就和你出这趟远门。」
  这话正中乔元下怀,乐得他张开双臂就想拥抱胡媚娴,可双臂在半空就停住
了,他不敢抱。
  胡媚娴扑哧一笑,娇美如花,知道乔元没恶意,她反而上前,大大方方地与
乔元拥抱,只是胡媚娴的胸部又大又挺,这一拥抱,乔元的瘦胸实实在在地触碰
了一下两座高耸肉峰,生理反应超级神速,他勃起了,胡媚娴竟也有所察觉,她
赶紧鬆开乔元。
  乔元好难为情,他机灵地指向一隻木格子裡的玉石问:「胡阿姨,这一块玉
石值多少钱。」
  「少说也要两千万。」
  胡媚娴神色如常,内心却警觉,不禁又想起刚才惊魂的一幕,寻思着乔元不
仅拥有伟岸之物,性能力也超强,怪不得两个女儿都喜欢她,缘由如此。
  胡媚娴豁然开窍,芳心不禁好笑,更坚定了把识玉之术传授给乔元的念头,
她正色道:「阿元,你坐下,我要给你讲一些关于玉石的故事,你想不想听。」
  「想。」
  乔元欣喜点头,叫他开公司,办工厂,做生意之类的,他没多大兴趣,但对
玉石宝石,他跟普通人一样,都喜欢,所以回答得很快。
  「你想不想学看玉石。」
  胡媚娴又问。
  「想。」
  「好,我教你。」
  胡媚娴心头大喜,态度决定一切,乔元的态度决定他是否能学好,否则传授
了也白搭。
  令胡媚娴大感意外的是,乔元对玉石产生了浓厚兴趣,传授识玉的工作也随
即悄然开始,不知不觉中,乔元学到了识玉的皮毛,不知不觉中,竟然已是天亮,
若不是见准丈母娘连打呵欠,乔元还要不耻下问。
  「晚上再教你了,你去上班吧。」
  胡媚娴是很注意休息的女人,休息好身体才好,肌肤才水嫩,如此忘时,还
是头一遭。
  乔元倒是精神奕奕:「我先送君竹君兰去学校。」
  胡媚娴两眼一亮:「对对对,我忘记这事了。」
  对胡媚娴来说,送女儿去上学几乎是头等大事,自己亲自送太麻烦,别人送
不放心,但乔元送,胡媚娴很放心。
  吃了早餐,三个小美女坐上了乔元的宝马车,胡媚娴拗不过利君芙的撒娇,
答应了让利君芙去上学,学校给足利家面子,教室留着利君芙的位置,胡媚娴只
需跟学校打个招呼,利君芙就重新归校了。
  去学校的路程蛮远,骑脚踏车去上学不是不行,但让利君芙千金之躯骑脚踏
车去学校,说说是可以,别当真,何况胡媚娴也不会同意,所以利君芙『很不情
愿』的坐上了乔元的宝马后座,车副座自然属于大姐姐利君竹,她的海军装修身
校服看起来很扎眼。
  卧室窗前,打算休息的胡媚娴目送了宝马离开利娴庄,她想起了什么,马上
打电话,让法拉利经销商尽快送一辆最新款,最适合年轻男人开的宝石蓝法拉利
到利娴庄。
  利君竹其实并不像她母亲那样介意乔元开什么车,只要是跟乔元在一起,乔
元就是骑自行车,利君竹也愿意坐车尾,不过,她很介意乔元昨晚没有去她香闺:
「阿元,昨晚怎么不来我房间,害得我等你,你是不是睡在君兰那裡了。」
  「他也没来我这。」
  车后座的利君兰眼神很奇怪,她看向身边的利君芙,利君芙瞪大双眼睛,冷
冷道:「你们都看我做什么,我不会让他进我房间的。」
  姐姐利君竹笑了,娇嗲道:「说这么绝,不像一夜夫妻百日恩喔。」
  二丫头咯吱一笑,利君芙那个气呀,气得小脸煞白,一大早的,姐姐利君竹
就不够友好,损了妹妹自尊。
  乔元看不过眼,警告利君竹:「君竹,繫好安全带。」
  明明是警告,语气不好,利君竹却撒娇:「好关心人家嘛。」
  「呸。」
  利君芙瞅准了反击的时机,看热闹的利君兰捧腹大笑,乔元也跟着笑了,一
车四人没了尴尬,气氛欢乐,乔元的心鬆了下来。
  观后镜裡,利君芙几次看向乔元,乔元都及时发现,每次被乔元发现,利君
芙都马上扭头看出车窗外,其实,利君芙也知道乔元很注意她。
  到了学校门口不远,喋喋不休的利君竹大爆乔元的隐秘:「那晚上,阿元就
在那裡跟孙丹丹搞那事,孙丹丹扒着树,阿元从后面干。」
  乔元登时目瞪口呆,本已脸色好看的利君芙随即匆匆下了车,脸色黑得像煤
球;利君兰也阴沉着脸跟着下了车;利君竹自知失言,难堪地给乔元眨眨大眼睛,
娇滴滴的说了声「老公拜拜」,也下了车,那校服好紧身,那美腿好嫩长。
  乔元歎息,他意识到以后这三个小美人,会让他很头大。
  正要驱车离去,一个苗条身影进入了乔元的视线,正是乔元的初恋孙丹丹,
她也来到了学校。
  彷彿心有灵犀,孙丹丹也发现了乔元,她「啊」
  一声惊叫,像兔子般跑了过来,站在车窗,兴奋道:「阿元,你是等我吗。」
  乔元愧疚,点了点头,顺手打开储物箱,拿出几迭大钞递给孙丹丹,说是给
她母亲赵倩倩的,孙丹丹开心道:「不如你直接给我妈妈,她就在前面不远的」
刘记「小吃店裡,妈妈送我来学校,我们一起吃馄饨,我要上课了,就吃得快些,
妈妈还在吃呢。」
  乔元想想也好,正想跟赵倩倩说一些事:「好吧,丹丹你也拿一点,买几件
好看的衣服。」
  说着,也不数,递了好几千过去,孙丹丹大喜,接过了钱马上放进书包,小
脸娇红:「谢谢阿元。」
  「快进学校吧。」
  两人挥手,孙丹丹转身跑向学校,不时回头,乔元莫名感动,心裡暗暗发誓,
就算做了利家的女婿,也绝不会不要孙丹丹。
  『刘记』小吃店不大,乔元以前也经常来这吃混沌,那味道极好,被学校开
除后,乔元就再也没有来『刘记』吃过混沌。
  「赵阿姨。」
  乔元见到赵倩倩时,赵倩倩也看到了乔元,她好惊喜,鱼尾纹乍现,拿起纸
巾擦了擦嘴就站了起来:「阿元,你怎么来了,我差不多吃完了,你也来一碗吧。」
  「我吃过了,刚才见了丹丹,她说赵阿姨在这吃混沌,我送你回家吧。」
  乔元对赵倩倩挺恭敬的,他指了指路边的宝马。
  赵倩倩哪好意思要乔元等,就不吃了,跟随乔元上车,乔元问了她新搬的地
址,原来他们新家离学校并不远,乔元开车很快就到,那地段吵杂,靠路边的私
人房三楼,乔元上去一看,那也只是一房一室,比原来西门巷的房子好点,却也
好不了多少。
  时辰尚早,孙丹丹的爸爸还在房裡睡觉,乔元说不用吵醒他,拿出几迭钞票
递给赵倩倩,小声说让赵倩倩收好,赵倩倩会意一笑,巧目盼兮,她把钱收好了,
想斟茶给乔元,不料,乔元却抓住赵倩倩的手,将她拉坐下沙发,沙发是新的,
还散发着皮革味。
  赵倩倩有点吃惊,她似乎明白了乔元想干啥,心生抗拒,丈夫就在屋裡睡觉,
怎么可能跟乔元做那事,想抽开手,没想乔元紧紧抓着,眼睛盯着赵倩倩,把赵
倩倩盯得不好意思:「阿元,你干啥,放开我手。」
  「赵阿姨,我要。」
  乔元的语气有一丝不容置疑,他从裤裆裡拿出了一根超级大水管。
  赵倩倩大惊,不敢目及这支要命的傢伙,抬头看乔元,压着声音:「不行,
丹丹的爸爸在裡面。」
  「他睡觉着,我们轻点。」
  乔元的双眼闪着慑人之色,赵倩倩芳心大孩,自从乔元独斗唐家二少带来的
流氓后,赵倩倩和孙浩就心惧乔元,那次在莱特大酒店的情侣套房裡被乔元姦淫,
很大一部分就是害怕乔元,如今乔元风生水起,不时给钱,一给就给几万,拿人
手软,赵倩倩哪好拒绝,见乔元伸手来解裤,赵倩倩急忙道:「我自己来。」
  又嘟哝一句:「太过份了。」
  乔元再次伸手,年轻人没耐心。
  赵倩倩无奈脱下裤子,崭新的黑皮沙发上,一双丰腴的美腿暴露在乔元眼前,
还要赶时间上班,屋裡还有人在睡觉,指不定随时会醒来,乔元就不亵玩了,端
起大水管分开赵倩倩的两条腴腿,对准蕾丝小内裤的中心下流摩擦,那裡肥美毛
草,乌黑一片,赵倩倩羞得无地自容,心想这是什么事啊,万一将来女儿嫁给乔
元,那就是岳母和女婿的关係,怎能一而再,再而三地做这种事,冤孽啊。
  这时,乔元示意赵倩倩拨开内裤,他要插入了,赵倩倩咬咬牙,心道:「好
吧,不好得罪他,等丹丹嫁给了他,我再断绝跟他的关係. 」
  随即小手拨开了内裤,露出毛草茂盛的阴部来,乔元下身一挺,大肉棒捅入,
水汁漫出,肉穴撑开,大水管一鼓作气,深深的插入。
  赵倩倩忍不住闷哼,箇中滋味杂陈,酸甜苦辣涩都有,似乎甜的那份居多,
她美脸酡红,如醉了酒。
  乔元抽插了,尽量不发出肉和肉的撞击声:「赵阿姨,我买一套大房子给你。」
  这是惊人的大消息,这话透着很多信息,预示着乔元要娶孙丹丹,预示着乔
元发达了,更预示着她赵倩倩有了依靠,还是『大』的房子,不是小房子,赵倩
倩忍住巨大快感,瞪着双眼问:「真的假的。」
  乔元不以为然:「我乔元什么时候说话跑火车,这几天就买。」
  他琢磨着先从吕孜蕾那裡买一套房子,吕孜蕾虽然从公司跳槽了,但她在房
地产这行裡人脉广泛,手中的优质房源很多,乔元找她买房子,最正确不过了。
  赵倩倩感觉到刺激,不是阴道裡的刺激,而是丈夫就在屋裡睡觉,自个却在
外厅裡跟男人偷情,以前做梦都梦不到会这样,天啊,赵倩倩觉得自己疯了,她
迎合乔元,快感如山:「我们刚租了这裡,很多东西都是新买的。」
  「都不要了,我有钱。」
  乔元呼着粗气,要解赵倩倩的上衣,赵倩倩没法,还是自己来脱,做到这份
上,她也觉得上衣碍手碍脚,女人性交舒服了,很渴望男人揉乳房,乳罩都碍事,
何况是外衣。
  微垂的奶子还是蛮好看,乔元揉得不亦乐乎,下身没停,抽插着赵倩倩的肉
穴,一插紧过一插,赵倩倩想叫,却又不可能,多压抑,她小声试探:「阿元,
我们出去找个地方。」
  乔元道:「这个时候不想停了。」
  赵倩倩哑然失笑:「轻点啊,别把丹丹的爸爸吵醒,喔喔喔。」
  突然,那房间裡有动静,彷彿睡觉的人翻了身,把赵倩倩吓得不轻,乔元也
心惊胆战,紧紧抱住赵倩倩不动,竖起耳朵倾听房间的声音,见无异动了,两人
才重新耸动。
  赵倩倩幽怨道:「你想做这事找丹丹呀,怎么找阿姨,一次两次就算了,以
后别这样了,要是传出去,阿姨没脸,我们家没脸的。」
  乔元慾火中烧,笑嘻嘻道:「没人知道,其实赵阿姨蛮漂亮的,下面很紧,
操起来很舒服,以前你看不起我,我就幻想着操你,现在能操了,我以后还要经
常操,赵阿姨,我是不是操得比丹丹的爸爸厉害。」
  「啊,你这是报复阿姨么。」
  赵倩倩脸色大变。
  乔元安慰:「有一点点,不全是报复,赵阿姨真的好看,奶子好软,我喜欢
你。」
  赵倩倩芳心一荡,大水管乘机高举高打,沙发震颤,密集程度大大加强,赵
倩倩蹙眉,娇吟脱口:「阿元,粗。」
  乔元的大水管当然粗,而且长,如此强悍抽插五分钟,阴道裡所有的敏感点
都被蹭热了,换哪个女人都受不了,彷彿无数的快感在聚集,聚集,聚集,终于
集中爆炸,赵倩倩叫了出来,短促有力的闷叫,吵醒了屋裡睡觉的孙浩,他的声
音从屋裡传出:「倩倩,你鬼叫什么,我昨晚两点才睡,你就不能小声点……」
  赵倩倩喘着粗气,惊恐且妩媚地看着乔元,扬了扬声:「没事,你接着睡吧,
我不吵你。」
  虽然得到满足,赵倩倩却有遗憾,因为乔元没射。
  乔元想射的,可惜孙浩已醒,即便他再睡下去也睡不熟了,乔元的胆子再大,
也不能太放肆,他告别赵倩倩,匆匆去上班了。
  这是乔元有史以来第一次迟到,但燕安梦没有半点责怪他。
  乔元像做错事的孩子,赶紧换衣领工,此时,已有好几位女客等他洗脚。
  几近中午,乔元已洗了六位女客,都没停过。
  于情于理,燕安梦可不愿累坏乔元,她找到了张剑:「张经理,会所的技师
人手不足,你能不能帮忙,乔元都忙坏了。」
  张剑幸灾乐祸:「那些人找他洗,就让他洗呗,我不是不帮忙,我有点睏。」
  燕安梦一下就火了:「那你回家休息吧,我批准你休息三个月。」
  张剑愣了愣:「你什么意思。」
  燕安梦冷冷道:「我什么意思你清楚,你觉得不合适,就亲自打电话给龙老
闆,或者你想申请休息三年。」
  这话激怒了张剑,他气急败坏:「别得意,狗仗人势没好下场的。」
  燕安梦哪把张剑放在眼裡:「说你自己吧,别逼我枪打出头鸟,我现在是总
经理。」
  张剑刚想反唇相讥,忽然打了激灵,心想着万一燕安梦真把他张剑炒掉,哪
怕解雇不成功,那也是大丢面子,想来想去,张剑毕竟老奸巨猾,不敢轻易得罪
燕安梦,决定逆来顺受,悻悻领工去了,好久没有帮人洗脚,不知手艺是否生疏
了。
  本来洗完这位女客的脚,乔元就休息吃午餐了,没想这位女宾要加钟服务,
换别的女客,乔元绝不会答应加钟,不过,这女宾格外特别,她有一身雍容的气
质,明眸皓齿,端庄大气,拥有一张观音脸似的美少妇,约莫三十岁左右,她还
是今天所有女客中唯一拥有玉足的女人,这玉足宛如三寸金莲,乔元喜欢得不得
了,爱屋及乌,就应允美妇加钟服务,推迟吃午饭。
  燕安梦知道后,真关心也好,做做样子也罢,她亲自端水到按摩房,给乔元
喝水,乔元好感激,燕安见乔元手上有按摩油,索性关心到底,亲自把茶杯端到
乔元的嘴边,喂了他几口,引得观音脸美妇大乐:「哎哟,总经理亲自给技师喂
水喝,好稀罕呐。」
  燕安梦娇笑:「这位夫人应该是熟客了,我们的乔师傅手艺很棒的,值得我
喂他喝水。」
  美妇颔首:「应该,应该,乔师傅啊乔师傅,我好想包下你,什么条件你开,
我就想天天给你洗脚,啊,乔师傅洗脚太舒服了,跟别的师傅就是不一样。」
  乔元傻笑着,这些话他听多了,不怎么上心,他真正关心的是手中的玲珑玉
足,小馒头似的,完美的三寸金莲,这么漂亮的玉足,乔元还是头一次见,几乎
跟利君芙的玉足一样大小,可利君竹还没完全长大成人,而眼前这位可是成熟女
子,如此成熟了,却拥有秀气的三寸金莲,实属难得。
  燕安梦帮乔元开了个玩笑:「很简单呀,我们乔师傅未婚单身,你把你女儿
嫁给他做老婆不就行了。」
  美妇失望,抿了抿嘴,居然有一丝风情:「好可惜,我只有儿子,没女儿。」
  这时,门外有人接话:「有孙女,或者有侄女也行。」
  所有人都朝门口看去,那美妇顿时惊喜:「朱玫。」
  「董姐。」
  来人正是朱玫,她和王希蓉在门口偷看了乔元一会,没想朱玫认得那美妇。
  乔元一看母亲来了,多好看的玉足也不顾了,兴奋喊:「妈,朱阿姨。」
  美妇惊诧,燕安梦也惊诧:「阿元,这位是你妈妈呀。」
  乔元忙点头,笑嘻嘻地给燕安梦介绍,王希蓉没见过多少世面,对谁都客气,
朱玫就不一样,她对燕安梦冷冷澹澹,但给王希蓉介绍美妇时毕恭毕敬,一说出
这美妇的名头来,大家都吃惊不小,原来这美妇叫董雨恩,是承靖市市委书记的
夫人。
  「董姐,很荣幸认识你。」
  王希蓉反应不慢,难得遇见一位高官夫人。
  燕安梦插不上嘴,静静站在一旁。
  美妇端笑:「甭客气,我才荣幸让你儿子洗脚,他洗得很好,就是很难给他
洗了,以前找他洗脚很容易,现在我要等六天才能洗到。」
  王希蓉扭头看向乔元,郑重叮嘱:「阿元,以后董姐随到随洗,你听见了没。」
  乔元勐点头,笑嘻嘻的:「听到了,听到了。」
  一机灵,赶紧坐下,重新给董雨恩揉捏玉足。
  燕安梦瞅准时机也说上了话:「我也要记住董姐,以后董姐来了,我优先安
排。」
  董雨恩客气道:「谢谢燕总经理,谢谢你朱玫,还要谢谢乔师傅的妈妈,这
名字起得好,希蓉希蓉,稀有的颜容,好一个美人儿。」
  王希蓉忙夸:「董姐过奖了,董姐才是貌如天仙。」
  董雨恩娇笑:「看你这小嘴多会说话,丝,啊。」
  一声轻吟,那也是娇媚动人。
  「阿元,你小心点。」
  王希蓉好不担心,生怕乔元不知轻重,董雨恩却羞涩道:「希蓉,我没事,
我是舒服了才哼哼,你儿子是行家,他会把握火候的。」
  乔元用毛巾擦去了玉足上的润滑油,兴奋道:「妈,朱阿姨,你们看,董阿
姨这双脚就是难得一见的金莲足,样子像莲花瓣,有这种脚丫子的女人,一生大
富大贵。」
  「是啊,好漂亮的小脚。」
  王希蓉和朱玫不禁发出惊歎,而这董雨恩却反而对乔元一脸欣赏:「乔师傅,
你年纪轻轻,懂不少喔。」
  乔元讪笑:「我也不是很懂,我是听一位老人说的,董阿姨的脚乍看上去很
像新鲜的莲花瓣,红色白色都有,色泽均匀,没有疤痕,没有老皮,比小女孩的
脚丫子还嫩,太美了。」
  「阿元好有研究,越看越像那么回事。」
  朱玫连声赞同,双脚后缩,就连有一双玉足的王希蓉也好钦慕,她则直勾勾
地看着董雨恩,心裡嘀咕:这董雨恩看起来三十岁上下,怎么朱玫喊她『董姐』,
是出于客气,还是她的年纪真的比朱玫还大呢,等会,我要好好问朱玫。
  一旁的燕安梦也有同样的想法,她也想巴结董雨恩,不过,被朱玫几次冷澹
眼神看了之后,燕安梦心知不好再待下去,便找借口离开了。
  朱玫难得跟这位高官夫人相处,自然不轻易放过巴结的机会,很热情地跟董
雨恩攀谈,王希蓉文化不高,但讨人欢心的能力还是有的,于是,三个美妇相谈
甚欢,还互留了联繫电话。
  乔元乘机施展超绝手艺,把董雨恩弄得经络畅通,浑身舒坦。
  三人聊得正兴头上,董雨恩的手机响了,她接通说了几句话就挂,轻歎道:
「哎,真扫兴,我家老头子来电话说,等会要在国宾馆接见外宾,催我赶回去呢,
我就失陪了。」
  朱玫和王希蓉都有些失落,也不好挽留。
  董雨恩仪态万千地穿上鞋子,整理好衣装站起来,见乔元仍盯着她的脚,不
禁尴尬:「乔师傅,刚才说包你是开玩笑的,你别介意。」
  乔元恭敬道:「不介意,不介意,其实现在跟包了我没两样,董阿姨什么时
候来洗脚,我第一个服务你。」
  董雨恩笑不拢嘴:「太好了,这个情我领了。」
  又聊了几句,董雨恩就告辞了,王希蓉和朱玫亲自送董雨恩到会所门口,那
裡早有一辆黑色奥迪等候,三人挥手再见。
  回到按摩房,朱玫对乔元大加夸讚:「阿元好机灵,能讨好这位董雨恩,以
后朱阿姨要仰仗你了。」
  乔元笑嘻嘻问:「现在不仰仗吗。」
  王希蓉呵斥:「阿元,说话要注意。」
  朱玫一点都不介意,对乔元含情脉脉的:「仰仗,仰仗,朱阿姨现在每时每
刻都想你。」
  王希蓉听出味来,娇嗔:「玫姐。」
  朱玫放肆大笑。
  这时,服务生端来了两桶温水,服务小妹捧来了菊花茶,乔元恭敬道:「两
位大美女,祝贺你们插队成功,如果想洗脚的时候舒服点,就请去换按摩服吧。」
  「阿元,把门扣好。」
  朱玫突然对乔元挤挤眼。
  王希蓉露出难堪之色:「玫姐,我还是换按摩服算了。」
  朱玫从手袋裡拿出一些衣物来,不满道:「穿那些按摩服做什么,都不知道
卫不卫生。」
  乔元一时没反应过来,辩解说:「我们会所的按摩服很乾淨的,都是一次性,
从来不重複使用……」
  朱玫没等乔元说完,手上的衣物一展,咯咯笑道:「笨蛋,难道你不想看你
妈妈穿好看的睡衣吗。」
  乔元愣住了,心跳加速。
  朱玫一扯王希蓉:「走,我们到洗手间换。」
  乔元不放心,又跑去把按摩房的门仔细扣好,免得有人进来,见了他母亲的
春光,他好不兴奋,脑子光想想刚才朱玫手中的那些透明性感睡衣,就硬得厉害。
  要命了,算起来昨夜强姦胡媚娴未遂,早上跟赵倩倩弄也没射,乔元积攒了
汹涌的慾火,随时都会爆发,随时都要发洩,必须发洩。
  等了半天,洗手间的门终于打开。
  乔元屏住呼吸,瞪大眼珠子,只见两位,两位,两位……乔元狂吞口水,两
位超级性感,几乎全裸的大美人穿着充满诱惑又薄如蝉翼的睡衣走了出来,王希
蓉一手遮住胸部,一手遮住下阴,好奇问:「她多大了,你喊她姐。」
  「她跟我同龄,大我几个月,人家保养得好,又天生丽质,阿元都说她的脚
像少女咯,你瞧我的脚,不要说跟她比,跟你比也差太远了。」
  朱玫抬了抬脚,歎息着,她无所顾忌,不用遮挡,大乳房在睡衣裡撑起帐篷,
乌黑阴毛在透明的窄边通花小内裤裡显得那么不羁。
  「你以后注意,也能保养好,少辛苦,少走路。」
  王希蓉飘了乔元一眼,美脸霎时桃花掩映,大肥臀赶紧落座在贵妃椅上,将
一对漂亮的玉足放入了温水木桶裡.
  朱玫没有马上落座,而是扭着腴腰,晃动她的双乳,在乔元面前大胆挑逗:
「好看吗。」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『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:『哥哥去』 -- 『www.trwvcau.pw』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』